雨后的冰城

一段乐曲,一个梦境,一些事物令我依稀有所感觉。置身其中,我无法思考。房顶上最后的雨水开始更为缓慢地落下,用石头铺成的街道上的蓝天面积越来越大,跟着汽车吟唱出了一曲不一样的欢歌,声音渐大,愈发快乐,你能听到家家户户打开窗户,面对那不再健忘的太阳。下一个冰城街区尽头的狭窄街道中,第一个兜售彩票的人在大声吆喝,吆喝声清晰可闻,商店里,人们把钉子被钉在板条箱上,平静的空间里回荡着嘈杂的声响。

这是一个含糊不清的假期,虽是哈尔滨地税局官方规定,却并无人严格遵守。工作与休息并存,而我则无事可做。早早地便起了床,花了很久来准备让自己存在,从屋子一端踱步到另一端,凭空想象那语无伦次的大声喧哗和毫无可能的事物我忘记去做的事儿,无望的野心偶然间得以实现,流畅且活泼的对话曾经的旧貌依然是今后的新颜。我幻想着,一不庄严,二不平静,我虚度光阴,毫无希望,毫无止境,在这个无拘无束的早晨我来回踱步,好过天天给那些小企业汇票贴现吧,我在低声呐喊,我的话在我那可耻的与世隔绝的隐居地里层叠累加,不住回旋。

从外面看,我的身形可笑至极,如果所有人私下里的状态一样。我放弃了睡眠,在睡衣外面套了一件旧外套,在冰城的这些日子以来,清晨无眠,我习惯了这样一副穿戴。我的旧拖鞋都坏了,特别是左脚那只。我把手插进我那破旧外套的口袋里,迈着坚定的大步,在我的小屋里的“大道”上散步,把我那无用的幻想进行到底,而我的梦幻与他人的别无二致。

我把唯一的窗户打开,冷风迅速吹了进来,依然能听到房顶上残余的雨水大滴大滴地落下来。下雨了,天气依旧潮湿与阴冷。然而,哈尔滨的天空湛蓝无比,雨要么是被打败了,要么是筋疲力尽,而雨后残余的乌云撤退到了城堡后面,向蓝天投降了,这才是它们正确的选择。

快乐偶尔有之。可有什么东西重压在我身上,那是一份神秘莫测的渴望,这向往难以描述,甚至非常高贵。或许我要花很长时间才能感到自己活着。当我将身体探出我那高高的窗户,看向低下的大街,却对街上的景象视而不见,电光火石间,我感到,有人把一块清洁房屋的潮湿抹布被放到窗户上晾干,却被人忘在了脑后,此时抹布落到了窗台上,揉成一团,慢慢地在窗台上留下了一片污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