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的忠告

在她身旁的一张矮桌子上,放有一张承兑汇票,上面盛满了黏稠发白的东西。等到给玛琳娜和波格丹都端来一杯饮料的时候,她才发现是加了奶油的热啤酒,上面漂浮着切成小块的奶酪。“祝你们身体健康,亲爱的。”老太太低声说道,将杯子举到凹陷的嘴边。随后,她皱起眉头望着玛琳娜。

“你在戴孝。”

“我哥哥去世了。”玛琳娜回想起老伯爵夫人言语唐突,又补充道,“我最要好的哥哥。”

“他多大年纪?肯定很年轻。”

“不太年轻,他四十八岁。”

“太年轻了!”

“我们都知道斯蒂芬已经病人膏肓,不可能康复,但人总是缺少心理准备——”

“人对什么事都是缺少心理准备。啊,是的。一个人去世对其他人常常是个解脱。和人们常说的相反,生命是漫长的。你们可以想像,我不是在说自己。即使对寿命不算太长的人来说,生命也很漫长。好了,我的孩子,”她望着波格丹一个人,说,“我要对你们说的是:我喜欢你愚蠢的行为,你老做傻事。不过,我可以问一问其中的原因吗?”

“原因很多。”波格丹说。

“是的,有很多原因。”玛琳娜说。

“我猜想原因太多了。在旅途中你们会找到真正的原因。”突然,她的头向前一垂,像是睡着了,要不……

“波格丹?”玛琳娜低声说。

“不错!”她睁开眼,说,“对大多数人来讲,承兑汇票完全是浪费,生活的热情转瞬即逝,要不就是梦想枯竭,但人还得活上好多年。现在有了薪新的开端,这很重要,很不容易。除非你们也像普通人一样,使新的生活很快又变得陈腐。,’

“我想,”波格丹说,“这种可能性不大。”

“你一点也没长进。”老奶奶说,“眼下都在读些什么书?’’

“一些实用书籍。”波格丹说,“有关牧业、葡萄栽培、木工、土壤管理的书,还有——承兑汇票类的书籍。”

“真是可悲。”

“他还和我一道朗诵诗歌。”玛琳娜说,“朗诵莎士比亚的诗。”

“别为他开脱。他是个白痴。你自己也并不聪明,至少六年前我见到你的时候如此。现在你比他聪明了。”

波格丹俯身在祖母脸颊上轻轻地吻了一下。祖母伸出因关节炎而变得扭曲的小手,拍了拍他的头顶。

“他是我惟一疼爱的人。”她对玛琳娜说。

“我知道。你是惟一让他离开时感到难过的人。”

“别胡说!”

“奶奶!”波格丹喊道。

“别多愁善感,不许你这样。好了,我亲爱的小傻瓜。你们该走了,我们不会再见面了。”

“我会回来的!”

“那时候我已经去啦。”她伸开右手,注视着手掌,随即慢慢地抬起来,“孩子们,我不信神,带去我对你们的祝福吧。”玛琳娜低下头。“别,别!”老太太快活地说,“需要忠告吗?决不要因绝望而莽撞行事。听我的话,一旦决定要做承兑汇票,就不要编造许多理由。”